唐山信息网
娱乐
当前位置:首页 > 娱乐

诽谤官司的误区

发布时间:2019-11-21 05:25:18 编辑:笔名

诽谤官司的误区

Legal

Matters

说法

吴立志律师/文

“天!她居然在面簿上讲我的不是!我要告她诽谤!”

“我到底那里得罪了他,他竟敢乱写?”

推特、博客、面簿等社交络程序越来越受欢迎,也有越来越多人当起公民。民在互联发表的言论,可能引起骚扰、恐吓、诽谤等法律课题。

律政部预计明年初在国会提呈法案修改相关法令或推出新法令,以加强法律制裁,改善骚扰情况,而恐吓事件也已有相关刑事法来对付。

不过,涉及诽谤的事件,往往得通过民事诉讼来解决。过去只有几起刑事诽谤的案例,可能原因是因为被诽谤者要就名誉受损寻求金钱上的赔偿,而刑事诽谤的刑罚却不提供这方面的赔偿。根据《刑事法典》,抵触第499节刑事诽谤条文者,可被判坐牢长达两年,或两者兼施。

在这个民充斥的时代,络言论内容的管制也比较少。因此,当一人发现自己被某言论和文章诽谤时,本能的反应是采取法律行动。

一个人的名誉,特别是商人或组织机构的领袖的名誉,是极其重要的,因为它决定了人们对他的信任与信心。

如果要展开诽谤官司,有几点需要注意。

诽谤法律极为复杂

首先,要明白诽谤法律是非常复杂的。要打赢官司,原告必须证明:

1.言论具诽谤性。

2.言论指的对象是原告。

3.言论是向第三造发表。

如果发表的言论是要伤害另一人的声誉,降低他或她在社区的地位,或制止其他人跟他或她交往,那相关的言论就具有诽谤性。这看来似乎很简单,不过,辩方有很多的辩护理由,许多也涉及复杂的法律概念。

这些辩护理由包括:

●理由正当(justification,相关言论是真实的)

●公正评论(fair comment,相关言论只是表达看法)

●有限特权(qualified privilege,在报章上出版的言论不能算是诽谤,除非能证明它含有恶意。)

●绝对特权(absolute privilege,在新加坡法庭所听到的公平和准确的报道或判词是受绝对保护,不能算诽谤。)

一场诽谤官司通常须展开大量资料搜索和深入研究的工作,同时得看答辩人要用几个辩护理由为自己辩护,因此诽谤官司打下来,诉辩双方所耗的律师费可以是很高昂的。

以“股票经纪王”林荣福成功起诉莱佛士城市俱乐部主席林坚伟和董事董玉莲诽谤,获得21万元赔偿为例,六人诉方律师团向辩方开价近112万元律师费,但高庭裁定前者只能得到65万元。不过,辩方抗议被令支付的律师费“完全不成比例、过高和不合理”,向最高法院上诉庭上诉,上诉庭同意律师费与索偿额须成比例,把律师费削减约六成至25万元。

赔偿额

即使原告打赢诽谤官司,还得看他能获得多少的赔偿;胜方到头来拿到的赔偿额,可能是起不了作用的安慰罢了。

以过去我国的诽谤官司来看,胜方拿到的赔偿一般都比较低。除非你是公众人物,通常可获较高的赔偿,否则一般人不太可能获得超过10万元的赔偿。

在马来西亚,诽谤案件可获100万令吉(约40万新元)赔偿额并不算罕见,与本地的情况可说是天渊之别。

约四年前,新加坡游泳会四名前理事与前会长柯晨钟打诽谤官司,可说峰回路转、枝节横生。终审法院今年8月发判词,把在第一轮上诉中反败为胜的四名前理事应得的42万元赔偿,减半至20万元,意味着四人只各得5万元。

如果是一组人被诽谤,赔偿额也将减少,这是因为比起个人被诽谤,他们遭诽谤言论“刺痛”的程度会较为宽泛。

讼费

胜诉的一方通常可以从败方那里获得讼费。不过,以新加坡游泳会的诽谤官司来看,“贪婪”的索赔人可能发现,他们最终只能得到小部分的讼费。

高庭审理的案件,索偿额是25万元或以上,地方法庭则审理介于6万元至25万元的案件,推事庭的索偿额则是在6万元以下。

科技
音乐
热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