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山信息网
健康
当前位置:首页 > 健康

热血狂神 第104章 似虚似幻癫狂步!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9:59:45 编辑:笔名

热血狂神 第104章 似虚似幻癫狂步!

楚洛心里艰难的犹豫:“买还是不买,硬要买也买得起,可自己只有这三百枚三品灵币了,买了一把宝器长剑,自己就变成了穷光蛋,虽然还有四滴龙精,可绝不能再卖。”

万般无奈之下,楚洛只好忍了忍,一甩头带着贺鹏飞离开了店铺。

往回走的路上,楚洛和贺鹏飞一言不发,待得走到小胡同里,楚洛冷不丁发了一言道:“鹏飞,若说你对风月古城也算熟悉了,你……,可知道这古城之中,有几家姓狄?”

寻找狄战,始终是楚洛的第一目的,但楚洛又很为难,不敢找,除非有朝一日自己能够确定,否则很可能给狄战带来杀身之祸,之前楚洛并不能完全信任贺鹏飞,可日复一日,楚洛对寻找狄战丝毫没有头绪,今日寻思良久这才有此一问。

哪知此言一出,楚洛发现贺鹏飞的脸色急变。

站住脚步,楚洛不解的看着贺鹏飞道:“鹏飞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贺鹏飞左右看了看,四下无人后凑到楚洛近前,神神秘秘的道:“洛哥,千万不要胡言乱语。”

见贺鹏飞如此,楚洛更是好奇,两眼盯着贺鹏飞。

“洛哥,还记得我跟你说起过云天阁的事么?”

听到云天阁三字,楚洛心里不由得一颤,他镇定心神点了点头。

贺鹏飞轻声道:“云天阁乃是魔道宗门,覆灭之后,与之有关的几大家族也受到了牵连,其中就包括狄姓一家,狄家之人被定为魔道余孽,上下千口人一夜之间被无双武院斩尽杀绝,从此以后天下恐怕无人姓狄,就是原本此姓之人恐怕也改了名字,洛哥以后可不要随意提起,免得被人听了去,被视为魔道余孽那可就麻烦了。”

怒火在楚洛的血脉中乱窜,只感觉骨子里都在愤怒,楚洛心里明白,什么魔道余孽,那就是所谓的正道宗门深知犯错之后,对知情人的斩草除根,可叹狄家上下千口,就这样糊里糊涂的死了,而贺鹏飞说的清楚,狄姓也不过其中的一部分,可想而知,这天下所谓的正道,为了隐瞒真相,杀了多少无辜之人。

可恼,可恨。

但楚洛此刻却不得不压制自己的怒火,心中想着,总有一日必定会把所有孽债讨还,如果这世道真的黑白颠倒,那我楚洛即便成魔也无妨。

“洛哥,你,你怎么了,你的眼神,好可怕。”

贺鹏飞发现楚洛的眼中尽是杀气,这种眼神使得他灵魂都在颤抖。

楚洛竭尽全力平息心中怒意,百息之后这才平静下来。

“哎,没什么,走吧,我们回去。”

贺鹏飞跟在楚洛的身后,看着楚洛的背影,心里不住的嘀咕:“洛哥,你的身上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秘密。”

回去的路上楚洛心情沉重,天下连狄这个姓都被定成了魔道余孽,那狄战必然不敢以真名出现,如此一来,我又当怎样去找?哎,这简直是大海捞针。

最后,楚洛索性不再去想,既然老天逼着自己走上此路,当他该出现之时,或许便会出现吧,楚洛只好如此安慰自己。

临回之前,楚洛买了两只肥鸡,三斤好酒,一并放在乾坤袋里

回了竹院,贺鹏飞与楚洛各自回房,日落之前都没有出来,一直到天色渐晚,竹林枝头传来咕咕鸟鸣声,楚洛才离开了房间。他提着两只肥鸡,三斤好酒进到了鲁老鬼的房间。

鲁老鬼沉醉如泥,靠在床边直打呼噜。

呼呼呼!

鼾声如雷,楚洛见此抿嘴一笑,而后信步到了近前。

喊了两声。

“师傅,师傅。”

鲁老鬼吧嗒吧嗒嘴,扭动了一下,依旧沉睡竟是没醒。

楚洛又伸出手推了推鲁老鬼,结果鲁老鬼直接躺在了竹床上,依旧没醒。

不论喊推竟是都叫不起鲁老鬼,楚洛沉思半晌,而后眼中一抹精光闪耀,楚洛将肥鸡放在一旁,将那三斤美酒拿了过来,他将酒瓶口打开,顿时一股美酒浓香飘了出来。

楚洛还特意拿着酒罐在鲁老鬼的鼻子前晃了晃。

只听得一声沉吟,鲁老鬼醒了。

“好,好酒,好酒。”

鲁老鬼的酒糟鼻不断抽着气,沿着酒香直往楚洛手里的酒罐挪,楚洛有意的把酒罐往回收,如此这般,鲁老鬼便坐了起来。

坐起来的鲁老鬼猛然间睁开了眼,紧盯着楚洛手中酒罐,两眼放光,就好像孩子看见了心爱的玩具一样,鲁老鬼抿了抿嘴角,舌头不停的舔着嘴唇。

楚洛浅笑心中暗想:“看来,想要唤醒这位,美酒是最好的办法,这或许也叫做以毒攻毒?”

“师傅,弟子特给你买了美酒,还有肥鸡,咱师徒俩喝个痛快。”

直到此刻鲁老鬼才看了看楚洛。

“嗯,好小子,这么多年来只有你小子最懂事,来,陪师傅喝两口。”

师徒俩便开始大吃二喝起来,一人手里一个酒罐,一只肥鸡,吃的是满嘴流油,喝的畅快淋漓。楚洛一句废话也没有,就是吃喝,唯一会说的就是简单几个字,喝,师傅您吃,干。

鲁老鬼心情畅爽,未来整整十天的时间,楚洛除了修炼之外,剩下的就是陪鲁老鬼喝酒,买完肥鸡买烤鸭,买完烤鸭买猪蹄,期间有几次被贺鹏飞和狍子等人看到,可他们又能说什么,只道是鲁老鬼终于碰上了一个对脾气的徒弟,这一次算是好了,酒鬼师父加上酒鬼弟子大吃二喝不务正业。

可有一点,距离一年一度的剑堂弟子斗技大会时间越来越近了,狍子等人自从在楚洛那里得到功法秘籍之后,恢复了年少热血,整日苦练修为精进,心中充满了渴望,可每每看到鲁老鬼和楚洛的颓败之势,却无法对比斗有任何信心。

贺鹏飞现在学的乖了,楚洛爱干什么干什么,他也不问,因为他从来就不知道楚洛要干什么,但是他相信,楚洛所为自有道理,只是这一次,他真的揣摩不透。

可贺鹏飞心里是真急,比斗越来越近,只有他清楚,那哪里是比斗,简直就是要命的仪式,楚洛如不能胜,必死无疑。可楚洛却爱上了酒肉,难道他胸有成足了?

这几天贺鹏飞可没有闲着,四下打听之后更是心惊,其他剑师的手下都有精锐弟子,尤其是排位前五的大剑师,几乎每一个手下都有几名达到铸神境的弟子,如果这要是比斗起来,楚洛哪里还会有命在?

二人比斗,最起码境界要在同一层次,境界的差距是质的差距,很难弥补。

贺鹏飞急的团团转,楚洛这十天却是半醉半醒,昏昏沉沉。

走起路来摇摇晃晃,步履蹒跚,今日也是如此,楚洛与鲁老鬼喝了个沟满壕平,师徒俩也没了辈分,楚洛管鲁老鬼叫大哥,鲁老鬼管楚洛叫老弟,夜半三更时,楚洛感觉喝的差不多了想要回屋,鲁老鬼却跟了出来,随着楚洛一同走到了竹院之中。

武修者只要运转修为震散酒力便能清醒,但那样喝酒便没了意义,楚洛搂着鲁老鬼的肩头,两人来到竹院里。

“老,老哥,明天咱们,继续喝。”

鲁老鬼打了个酒嗝,口齿极不利索的道:“好,明天咱们再……喝。”

说话之间,鲁老鬼一个趔趄,似乎绊到了什么,整个人身子冲前扑去,楚洛当即下意识的伸出手想要拉住鲁老鬼,距离很近,可楚洛的手即将抓住鲁老鬼,却是抓在了虚空。

鲁老鬼的身子与地面呈三十度角,也不知是怎样发的力,整个人竟然挪出去一步,看似即将摔倒,却是站了起来。

楚洛脑子嗡的一下,他急忙揉了揉眼睛,震惊的看着鲁老鬼的背影。却见鲁老鬼晃晃悠悠的走向院门,但是楚洛发现,这一次鲁老鬼的脚步虽然依旧凌乱,可却似乎透着玄机。

楚洛情不自禁的跟着鲁老鬼的脚步,走出了竹院,一直到竹林之中,鲁老鬼边走边喝,嘴里还吟诵着不知何人的诗句,而楚洛跟随在其后,心中的震惊是无法言明的。

“呵呵,半醉半醒癫狂步,酒入喉肠醉逍遥,快哉,美哉,妙哉。”

晃动的身影在楚洛的眼前越来越模糊,甚至到了最后楚洛根本无法按照鲁老鬼的脚步去走,只因在楚洛的眼中,整个竹林里全都是鲁老鬼的影子,即便楚洛释放出灵识之力也无法辨别真假。

不仅如此,一个个影子全都晃晃悠悠,行走在竹林中,竹枝上,有的竟然倒旋行走在竹枝上,楚洛再次用力的甩头,借此来判断自己是不是因为喝多而眼花。

最后,震惊无比的楚洛只好双臂一震,灵力运转,将满身的酒气震散,将体内的酒力驱散,待到他恢复了正常状态睁开双眼的时候,却是发现自己竟然站在鲁老鬼的房间里,而对面竟然就是已经喝多睡下的鲁老鬼。

呼、呼、呼!

一声声如雷般的鼾声,让楚洛困惑不已,方才究竟是幻觉还是真实,这一刻楚洛迷茫了,如果那是幻觉,又为何那般真切,可如果若是真的,这鲁老鬼究竟是什么人物,而他难道是有意传授自己这套身法?

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的治疗费高吗
太原市迎泽区中医医院褥疮烧伤科的电话是
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看病价位
太原市迎泽区中医医院褥疮烧伤科的电话号码
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价钱多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