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山信息网
健康
当前位置:首页 > 健康

纪二之死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8:07:55 编辑:笔名

纪二是个木匠,在家排行老二,大家都称之纪二。

纪二家里很穷,父母去世早,兄弟俩过日子。纪二属于老实驴偷麸子吃的那种人,人很精明,但外表给人以实诚的感觉,其实心里一肚子小九九。贫穷的家境与天生的性格,造就了纪二这么一个外表憨厚、内心稍显狡黠又胆小怕事的人物。

说真的,纪二的木匠手艺还不错,做出的活无可挑剔。

可是就是这么一个人物,在别人看来毫无征兆地就死了。

纪二死前在一个建筑工地上做木工。他们这种做工既没有合同也没有见证人,只是和老板口头说好工钱多少钱一天,一天要干多少活,就上岗了。平时一般不拿工资,缺钱花从老板跟前“预支”,工程结束结算工资。

纪二每天上班做工回家,身体很好,怎么就死了呢?

算起来纪二在这个老板手下也做了将近两年的工了,两年里一直是波澜不惊,上班做工回家,日出月落的。期间因为家里急用也预支过两三次工钱,纪二舍不得花钱,不到万不得已不去预支工钱,他想积攒点整当钱盖小楼呢,一个村子就是他兄弟俩还钻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盖的小平房里。

工程结束了,纪二满心欢喜去和老板结算工钱,纪二其实心里已经计算过,刨除预支的,他还可以拿到两万来块钱,够买楼板和红砖了。

老板的办公室就在简易工棚里,工程结束后这个工棚就要拆了。

工棚里一张办公桌,一把木椅,一张三人沙发,墙上贴着一些图表制度什么的。纪二一般不到这个办公室来,他来做工都是直奔木工间,只是预支工钱进过这个办公室两三次。

老板见纪二进来,很客气,招呼纪二沙发坐下,还倒了一杯开水,纪二有点手足无措的样子端着水杯,没有坐,嘴里嗫喏着:“老、老板,我是来算工钱的。”

老板笑眯眯的对纪二说:“纪师傅,你还好意思来算工钱?”

纪二以为老板在开玩笑,涨红了脸说:“老板,我不会开玩笑的。”

老板收敛起笑容:“谁和你开玩笑?”

“那你凭什么不给我结算工钱?”纪二急了,愤怒的腔调里带着哭腔。

老板嘴角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冷笑:“纪师傅,你我都是明白人,我们就不说的那么难听了。”

“你把话说清楚了!”纪二像头惹怒的狮子。

老板还是一付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台的样子:“有理不在言高。你去问问收废品的张三,看看我为什么不和你结算工钱?”

一提到收废品的张三,纪二像泄了气的皮球,瘪了。

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。

这个工地在市郊,工地旁有一些小饭馆、杂货店,还有一个收废品的铺子,都是为人来人往的民工服务的。纪二做工的工地离家远,中午不回家吃饭,在这里的小饭店每天对付一顿。为了少花钱,头脑还算灵活的纪二盯上了工地搭建钢架的一种称为扣件的铁玩意,每天出来吃饭前就顺手拿上两个,放到工具包里,到收废品的张三那里也不用称(每个扣件斤两是固定的)可以换上五块钱,正好够吃一碗肉丝面。他也不贪心,那些扣件他绝不多拿,每天够吃饭的就行。

近两年里,一直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。纪二很为自己得意。

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老板看来早就知晓,可就是没有揭穿,直到今天才和盘托出。纪二知道哦,那些扣件作为废品卖是不值钱的,可是要作为建筑器材去买,以每天两个计算,去抵他做木工的工钱,还真是不冤枉,更不用说再去追究什么刑事责任了。

纪二这个病害得真是请不得先生告不得爷娘,再加上性格本就内向,居然一病不起撒手西去。

故事并没有就此结束。

那个收废品的张三在一个夜晚,骑着自行车推着回收的扣件送往工地,到了一个狭窄处,后面来了一辆渣土车猛的一声喇叭,张三没有稳住车龙头,竟然钻到渣土车轱辘下面,碾得身首分家。

时隔不久,那个工地老板去外地收账,坐的小车撞倒高速护栏,弄得双肢被截。

了解内情的人都说这都是报应。

共 14 9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纪二一个底层小人物,在工地做木工手艺,为攒钱盖房平时不与老板结算工资,实在急需只是预支,到去结算时却因偷卖工地扣件换饭钱被老板卡住,以致忧郁病死。人物形象真实丰满,反映了社会底层人的生存现状,令人同情与关注,很有现实意义。只是结尾似有些人为痕迹。但语言流畅,结构平稳,调理清晰,笔法老练,推荐共赏。【编辑:石霞山人】

1 楼 文友: 2012-11- 0 12:4 :02 作品着眼现实,关注底层人物,十分可取。谢谢赐稿,问好作者。按语如有不当,欢迎批评交流。远握,祝写作愉快!

2 楼 文友: 2012-11- 0 14:20:21 谢谢石霞山人点评!

汉中治疗宫颈炎费用
平顶山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
阳江男科医院哪家好
汉中治疗宫颈炎医院
平顶山牛皮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