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山信息网
游戏
当前位置:首页 > 游戏

穿越诸天当邪神 第三百三十九章 仇恨紊乱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1:12:19 编辑:笔名

穿越诸天当邪神 第三百三十九章 仇恨紊乱

??Si??/????t??n|??I?ǐ???>9?

借着顾南划出的空间通道,豹金、聂霜霜两人也抵达了此处,聂霜霜有些疑惑地看着顾南道:“你来过这个世界?”

“嗯,以前来过。”顾南随口道,“这里叫做武盟城,里面就有一个银袍老祖。”

聂霜霜两人也没什么怀疑的,毕竟世间位面无数,来过这里也不奇怪,尤其这个世界还是顾南俘获的。

“这里是武道世界,银袍老祖应当是走的炼体道路。”

考虑到银袍老祖可能是自己的模板,顾南想了想,还是提醒了两人一句。

“再怎么说也是这小位面的强者,我等小心就是了。”豹金爽朗一笑道。他嘴上说着小心,内心却未必有多重视。

聂霜霜没什么表示,但从她毫不犹豫的举动来看,多半也是没往心里去。

这也是正常的事,都是堂堂星主级的人物,哪里会把区区一个边缘位面放在眼里?

就连顾南,要不是心知银袍老祖的来历,大概也不会有多重视。于是他们注定要付出代价。

三人的身影刚刚出现在武盟城的城头,一道银色身影就骤然闪过,出现在一马当先的豹金面前。

豹金脸上露出一抹冷笑,顾南倒是松了口气——纯粹从速度看,这位银袍老祖至少不是完全复制自己,比那具圣者之躯差远了。

如果是自己的圣者之躯,只怕豹金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。

不过他们三个人,同样不是最顶峰的四阶状态,顾南估计自己眼下的力量,也就和对方差不多。

顾南眼中闪过一丝无奈,以他的经验,却是大概已经明白了这个副本的难点。

那边豹金与银袍老祖已经交上手了,而聂霜霜则没有急着出手,仔细观察着对手的底细。

豹金没有留手的意思,面对现身的敌人,挥手就是一爪落下。

他的右手抓向银袍的头颅,在挥动的过程中迅速金化,最终竟是整个手掌化作了金质的豹爪。

到了星主这一层次之后,自身法则已经构建完整,战斗时反而不像破界者动不动毁天灭地。

他们有足够的控制力,将法则应用到纯粹杀人的那一方面。

豹金的金色爪子看似寻常,实际上却带有“锋锐”、“无法摧毁”两种法则,可谓是攻防一体,算是他的底牌之一。

上来就用出这一招,看来他确实没有掉以轻心。

但银袍老祖却不闪不避,硬是拿脑袋吃了他这一爪,也要把自己的一拳打实。

这等搏命的打法,倒是让豹金很是不习惯。但事已至此,他也没有退让的意思,只是稍稍避过要害,手上的力道反而加重几分!

左右在里世界自己不惧死亡,哪怕以死换伤,己方也还有两个生力军。

两人的攻击几乎同时击中对方。豹金感受着肩上传来的恐怖力道,忍不住脸色微变,幸好敌人的伤势比他更重。

豹金毕竟是星主,哪怕只有破界级的力量,法则依旧无限接近完整。

金色爪子落下,直接将银袍老祖的头颅切开大半,直到能看见断裂的鼻梁骨。

然而豹金脸上刚刚露出一抹笑容,却又感到腹部一痛,那银袍老祖居然跟个没事人一样,正一脚踹到自己身上!

豹金的身体不由自主横飞出去,而银袍居然如影随形地跟了上来,又是一拳照着豹金的脑袋砸下来。

聂霜霜终于无法继续看戏下去,左手轻轻一绕,一道光芒凭空出现在银袍与豹金中间,竟是将两人炸开了去。

而顾南的身影同时出现在银袍身后,几乎是一模一样的一拳砸下,目标正是银袍的后脑。

银袍老祖反应太快,甩手就是一拳抖过来,但顾南却像是早有预料一般,拳路骤然一变,自旁边落下。

于是银袍老祖也跟着变招,两人这样连续三次变招,最终顾南却将变化生生一顿,变成了直直的一拳。

这一拳终于避无可避,正中银袍老祖面门。

顾南全力一拳力道何等之大,银袍老祖的脑袋本就被切开大半,这一下竟是直接被顾南轰爆,整个头颅轰然炸开。

豹金和聂霜霜微怔,却是没想到胜利来得如此简单,可那边顾南却又高喝了一声。

“别愣着,动手!”

两人这才如梦初醒,意识到敌人还未死去,但哪里还来得及?银袍老祖一个闪身已经消失,转眼就上了武盟城头,然后做出一个让人瞠目结舌的动作

他居然撕开一道空间裂缝,直接钻了进去!

“这是什么情况?规则所塑的生灵,还会逃跑的?!”眼见银袍老祖转身就跑,豹金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。

他也算资历颇老的星主了,在里世界经历过不少任务,从没见过这样的敌人。

开打还没两分钟,居然二话不说就跑了,还是这样让人追无可追的跑法。哪怕对方还在这处位面,自己等人连他去了哪都不知道,自然无从找起。

“重来吧。”顾南摇了摇头道,“这个BOSS的难点就在于仇恨不稳定,一旦我们展现出的力量太强,他就会逃跑,必须一击必杀。”

顾南已经看出来了,这方位面所塑造出来的银袍老祖,继承的不光是自己的属性,还有战斗意识和战斗方式。

战斗意识是玩家那种直来直去的打法,而战斗方式说白了就五个字——打不过就跑。

听到顾南的话,豹金和聂霜霜两人俱是点头。

虽然不太理解“BOSS”是什么东西,但基本的意思却能明白——这个敌人非常狡猾。

他们也没指望能一次完成任务,所幸花费的时间不长,再来就是了。

然而这银袍老祖,却比他们想象得更难料理,三人一连试了十余次,却次次让对方逃脱了去,甚至都没逼出银袍老祖的法则之力。

一直到了后来,三人配合渐渐熟悉,这才让银袍老祖开始手忙脚乱起来,受得伤也越来越重,但依然没有一次成功杀死他的。

就连顾南都是第一次发现,原来自己这一身的能力,组合起来居然这么难杀。

没有远超这一层次的力量直接碾压,想要杀死自己,恐怕只能靠着这样一次又一次的尝试,看能不能运气好撞上一次。

白山治疗卵巢炎费用
酒泉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
宿州治疗前列腺炎方法
白山治疗卵巢炎医院
酒泉牛皮癣治疗方法